主页 > F滴生活 >挫折的时代 >

小编推荐

挫折的时代


2020-07-11


挫折的时代

我们都听过战争的可怕,所以实在无法想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打的时候,人类的反应竟然是「欢欣鼓舞」。为什幺?这些人傻了吗?没有。他们只是期待「改变」,而「改变」的契机:「战争」--就开打了。托马斯曼甚至思考「或许战争能够带来净化、解放、希望」。老天!他谈的可是「战争」耶!怎样的人会说出这种愚蠢的言论?

出生于1875年,领过诺贝尔文学奖的托马斯曼不太可能是个笨蛋。如果我们设身处地假想自己处在当时的时空背景,他的话听来就有几分道理了。让一个不是笨蛋的人期待可怕的战争,最可能的原因是:因为长久以来,他看见比战争更可怕的事情。例如,托马斯曼就曾说:「战争可以摧毁世界上最可恶的警察国家:俄国沙皇」。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单单二十世纪的前半段,人类就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一百年过去了。这些年,人类的文明没有停在原地大规模的社会实验证实了共产主义理想有余而务实不足,造成了可怕的人祸;然后资本主义迅速茁壮到让人心生厌恶。什幺,你不厌恶?那你一定没有听过佔领华尔街的呼喊、不知道中国320万奴工的悲惨。

总之,人类的得与失究竟为何?这幺大一本帐,恐怕没有人算得清。真要说共识,应该是:大家都希望这个世界不要沦落到「必须用可怕的战争才能带来希望」的悲惨境界。

悲惨世界,还是只能冀望不太完美的民主

人类寄望用民主制度当解药,减轻暴政与不公义带来的痛苦。真心拥抱民主制度的人都知道:民主从来就不是完美的制度比如说,它强调多数决,但是集体决策可能是集体智慧、也可能是集体智障;又比如说,民主政治下虽然即便落实了三权分立,行政权力之大依旧足以使人疯狂;又比如说,民主制度必须是代议政治,也因此既得利益团体对政治的把持,完全超乎普罗大众的想像。更别说,为了自身国家的利益,民主强权同样不惜摧毁他国的民主。关于这点,错综複杂的国际历史斑斑可考。

即便民主制度具有这幺多的缺点,我们还是只能冀望民主、追求民主。因为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演进到近代,民主体制是目前看起来比较可行、副作用相对比较小的政治体制走着走着,走过了一战以来的一百年。可是,当我们惊愕地发现:今天的世界局势,强国与弱国间的鸿沟、富人与穷人间的鸿沟、统治阶层与被统治阶层的鸿沟、侵略国与被侵略国之间的仇恨等,鸿沟太多了。而民主制度已经钙化、世界各地革命不断发生。

眼看这一切竟然与一百多年前如此相似!难道,历史真的只能一再重複发生?下一步,终究会是战争?

参考资料:《ForeignPolicy》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sunbet赞助商|贴心生活门户网|阅读让生活更美好|提供实用的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800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